华西医院医生称挂号费应由医生自主定价引热议

2016年02月02日 186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没什么压力。”昨日,因发表了一篇“挂号难”长微博,而被推到舆论风口浪尖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心内科医生杨庆,在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时,轻描淡写地说,“写文章的时候就已有所准备,会有点波澜。”

上周,一位女孩在北京某医院痛斥号贩子的视频成为热门,视频里,女孩控诉号贩子把专家号从300元炒到4500元,一时间,号贩子、医院、甚至医生都遭遇了一轮口诛笔伐。

就在舆论不断发酵之时,杨庆发表了一篇名为《看病难不是医生的错,不是黄牛的错,是垄断的错……》的长微博,并以自己从医20年的经验和经历为例,在文章里清晰地论述了号贩子存在的逻辑在于资源稀缺。

显然,这篇博文没有刻意迎合忿忿不平的网友,加上有的媒体在转载时将其标题改为“为票贩子辩解”,杨庆受到了一些质疑,甚至人身安全也遭到威胁。对此,他本人并不太在意,因为还有更多人对他表示了声援。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这位身处舆论漩涡的“网红”——杨庆的办公室,这也是他在此次微博事件后首次面对媒体。

“其实我很久没有写这么长的文章了,这次坚持挤时间写出这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让更多人对现象背后存在的问题有一些深入思考,而不是仅仅只停留在对表象的不满。”他说。

不过,一向文笔不错的杨庆对这篇长文并不是百分百满意,“后面一部分的逻辑证明略显潦草。”他说,“本来可以写得更好,但我找不到额外的3小时时间来完善它了。”

就像他在长微博中所述,这位一线心内科专家除了每周半天的专家门诊,还要十台十台地连轴做手术、查房、会诊、值班、上课,还要抽时间申请课题、搞研究、带学生,参加学术交流,讲课或手术演示。而这不过是千千万万优秀医生的一个缩影。

“2015年一年,坐了80多趟飞机,连家都回不了。”他在文章里说。“还说加门诊?门诊是加不了的。要加门诊,那只有半夜了。”

杨庆本人确实是很忙,在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个小时中,他不断被病人拜访、拜年电话打断,来访者的目的都很简单,就是感谢这位医生。“这些都是我曾经救过的命。”杨庆说得略有得意,这种得意并不让人反感,反倒是会让人立马生出敬意。

“所以这点舆论并不能影响我的未来。我是一个医生,最看重的是病人对我的评价。”他说,“另一方面,通过这个方式让更多人读到这篇文章,也是一种帮助教育和教化。”

对话杨庆:

通过价格杠杆实现资源有效配置

记者:针对号贩子的现象,您的核心观点是由于资源稀缺所引发,那么您认为该如何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杨庆:放开垄断,就用价格杠杆。任何一个市场经济的国家,医生都是高收入人群,我国医生价值被严重低估。我有个学弟寒窗苦读八年得到医学博士,工作这么多年,每月工资我看着都心痛。中国医生并不笨,放开执业竞争,自然会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结果。

另一方面,通过价格杠杆,就能够排除那些完全没必要挂我号的病患,这些病患可能只是来开点药,而这些药谁都能开,实在是太浪费资源。其实通过这种自由定价的方式还有一个好处,能增加年轻医生的收入。在我的号中,80%的病是不需要我看的,价格高了以后这一比例可能降低到50%,能从另一方面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

记者:您提到应该让医生自主定价。如果放开您的票号,您准备如何定价?

杨庆:很简单。针对经济条件好一点的群体,可能就像发达国家的医生一样,仔仔细细地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收500~1000元。针对一般的老百姓,收100~200元就行了。实际上这个价格并不贵,就像我在文章中算的那笔账,很多从外地来找我做手术的患者,通过医保报销,最终手术费用为一万元。如果他能通过200、300元就快速找到这位医生,就可以省去一大家人在这里的住宿、陪同、误工等各种费用以及时间成本,相比而言,这笔成本是真的很小的。

记者:如果由医生自由定价,会不会定出天价?

杨庆:出现这种可能,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这种手术全天下只有这位医生一个人会做。但实际上,可能没有一种疾病只有一个医生可以看,只是有医生相对看得好些。价格放开后,就会有竞争。有人定价5000元,就有人定价2000元,甚至有人定价1000元。医生和医生之间难以协商形成联合垄断。

记者:放开垄断后应该如何进行监管?

杨庆:我认为不需要行政干预,在定价的时候可以由医生制定出两个标准,一是基准服务属性,设一个最高限额,另一个则更贵,服务相应更好。就好比标配和高配。

记者:国家大力倡导的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也是为了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但目前在推行上却举步维艰,为什么?

杨庆:分级诊疗的方向是对的,但我们还需要5~10年的时间去慢慢演变,只要撕开一个口子,这块业务就会迅速铺开。

记者:此前有传三甲医院将取消门诊,并下设到社区医院等措施,也是为了有效配置资源?

杨庆:我赞成这个观点,把大医院门诊取消了,医生就必须在外执业,自然而然就放开了票号,这个做法应该大力推行。奉献不能只简单地看人为压低的医疗服务价格,而是要看价值和回报,如果价值大过回报,就已经是奉献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黄宗彦 江然

网友热议

挂号费医生定,行吗?

■@黑豹:不能认同这种放开交给市场的看法,病人是要分流,但是分流不能靠市场,因为真正一旦放开,底层真正的弱者怎么办?病人的分流需要靠良好的管理,现行管理一刀切不行,如果能实行医生分层,如先普通号诊断,再分流到专家,把真正需要专家的病人分流到专家,这样是不是可行?

■@吝啬杨小姐:思维请不要太简单。当我做了20年医生后,慢慢成长中更明白了,所有的政策的制定,不是严格就好,而是要公正。对病人如此,对医生不也当如此吗? 结尾深感认同!

■@僵尸大宝小宝小小宝:支持杨老师,像您这样好的医生太少了,希望能有更多像您这样医术高超,心地善良的医生。能做好医生的人一定先做好人。

■@比比安77:这几天看了相关报道,可怜医生也可怜患者,此文不敢说一定正确,至少是一个可以探索的方式。反正现在医患关紧紧张,看病难到不能更难的情况也更坏不到哪里去了。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