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亿黄金变铜块:一堆银行信托被吊打

2020年06月30日 23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专栏|网易号外

作者|王文华

主编|戴鹭

作为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国内黄金首饰制造商,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凰珠宝”, KGJI)近日因债务违约、牵涉多家信托公司踩雷被推上风口浪尖。随后,金凰珠宝更是被曝出因融资而质押的黄金存假,舆论哗然。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宣布取消金凰珠宝会员资格。信托融资背后又有何隐情?金凰珠宝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假黄金案”始末

据网易财经了解,自2015年以来,金凰珠宝以“黄金质押+保单增信”的模式向民生信托、东莞信托、恒丰银行、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融资,金凰珠宝向上述金融机构提供AU999.9足金的质押物,作为相关增信措施,中国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中国大地财险湖北分公司等为所涉黄金进行承保。目前未到期的融资额为160亿元,对应质押的黄金超80吨。

2019年下半年以来,东莞信托、民生信托等给金凰珠宝的融资产品出现逾期。之后,多家信托公司提起司法程序,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金凰珠宝部分质押黄金、股权进行了查封及冻结。

然而,在对黄金处置的过程中,却曝出黄金存在质量问题。2020年5月16日至1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评估检测机构对存放于中国工商银行武汉水果湖支行保险箱的2990KG黄金进行现场评估检测,武汉市琴台公证处全程现场公证。

2020年5月22日,民生信托收到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检测报告:金凰珠宝质押的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险单约定。

发现黄金存在质量问题的不止民生信托一家。据财新网报道,2020年2月,东莞信托在处置金凰珠宝董事长贾志宏用以抵债的黄金时,随机抽取其中1根1公斤重量的金条去检测。检测结果显示,黄金是假的,金条表面镀金,内部成分为铜合金,而非AU999.9足金。

在收到检测结果后,民生信托第一时间向人保财险方面报案,提起保险索赔。民生信托认为,保险单特别约定,如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即视同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不过,人保财险并未按合同约定按时赔付。6月1日,民生信托正式起诉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6月8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该案件。

对于上述未赔付行为,人保财险解释称,人保财险武汉市分公司承保的是财产基本险,与金凰珠宝订立的保险合同条款为在银保监会正式备案的《财产基本险条款(2009版)》(下称“保险合同”)。其中保险合同第5条明确约定:“在保险期间内,由于下列原因造成保险标的的损失,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火灾;(二)爆炸;(三)雷击;(四)飞行物体及其他空中运行物体坠落。”由于保险合同第7条将“盗窃、抢劫”责任免除,金凰珠宝附加投保了“盗窃、抢劫风险”。因此,人保财险依据保险合同约定,只对上述6种原因导致的黄金“质量和重量不符合保单约定”承担保险责任。

此外,人保财险还表示,目前被保险人武汉金凰并未向人保财险提出任何保险索赔,信托公司等机构提出保险索赔,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

据悉,针对金凰珠宝相关信托计划违约现象,民生信托已协调大股东调集资金,对6月到期的投资人资金进行兑付。

此次金凰珠宝黄金质押案不仅波及众多,且资金规模大。据了解,民生信托融资40亿元,规模最高。此外,东莞信托的融资额也在30亿元左右。

金凰珠宝发迹史

金凰珠宝成立于2002年8月,2010年8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该公司官网介绍,金凰珠宝是集研发设计、生产、制造、批发于一体的大型黄金首饰生产企业,是国内较大的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是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单位、中国黄金协会常务理事单位、上海黄金交易所综合类会员单位(已取消)、上海钻石交易所会员单位、武汉市高新技术企业。

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公告称,鉴于会员单位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存在违反《上海黄金交易所会员管理办法》及《上海黄金交易所违规处理办法》规定的情形,经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会审议同意,决定取消其会员资格。

回顾上市路,金凰珠宝走的并不顺利。2008年,金凰珠宝拟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发行3334万股人民币普通股(A股),募集资金用于黄金首饰制造业务产能扩大项目,总投资1.9亿元。但该上市计划最终被否。

需要提及的是,此次上市前,金凰珠宝被投资者质疑存在上市虚增资产之嫌。《每日经济新闻》2008年8月5日的报道指出,2003年,贾志宏购买机器及原材料一举投入上亿元,全部是其炒股所得。购入机器后,又将大部分机器闲置一年多后,才投入生产。

“虽然金凰珠宝招股书表示,这是因为贾志宏选择将大部分机器设备于条件较为成熟的2004年底以增资方式注入。但仍有投资者质疑其动机可疑,有虚增资产评估之嫌”,上述报道这样写。

公开资料显示,贾志宏曾就职于总后后方基地指挥部,任金凰珠宝董事长,2016年8月起任武汉金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凰实业”)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2019年,金凰珠宝的业绩大幅下滑。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亏损2400.45万美元,2019年前三季度共亏损503.47万美元。

自2020年以来,金凰珠宝作为被执行人案件已达22次,累计执行标的额达102.57亿元,最大的一笔执行标的达16.36亿元,贾志宏持有的金凰系相关公司的股权也已被冻结。

国企混改旋涡

金凰珠宝业绩不佳,母公司金凰实业也因参与三环集团混改陷入困境。

2018年1月,金凰实业通过增资和收购股权,合计以69.98亿元获得三环集团99.97%股份,从而间接持有占襄阳轴承(000678.SZ)27.93%的12840万股,这项收购被称为“湖北国企混改新标杆”。

金凰实业官网显示,该公司总部位于武汉,经营领域包括珠宝、电缆、地产、投资等。下属有金凰珠宝、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武汉金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汉金凰智汇信息技术产业园有限公司、武汉顺天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子公司。

三环集团曾是由湖北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的省属大型制造企业,主要从事专用汽车、特种汽车、汽车零部件和数控锻压机床产品的生产和经营,旗下襄阳轴承为上市公司。

对金凰实业而言,这笔收购犹如蛇吞象。2016年和2017年,金凰实业的净利润分别为218.75万元、4597.08万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8.47%和84.27%。大规模负债之下,收购三环集团资金需近70亿元,金凰实业的资金从哪儿来?

按照当时的公告,金凰实业除向三环集团及湖北省国资委支付28亿元以外,计划通过工商银行等举债42亿元完成剩余增资款及股权对价款支付。

工商银行究竟是否放贷不得而知,但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金凰实业频繁向信托公司融资。以东莞信托为例,2018年9月,东莞信托向金凰实业增资16亿元,随后,贾志宏将其所持有的金凰实业、宜昌信通电缆的全部股份质押给东莞信托。2018年11月,东莞信托向武汉金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增资2250万元。

然而,三环集团后续曝出的问题,导致改制工作受阻。2019年11月发布的判决文书显示,三环集团在资产评估时,存在漏评、低评现象。湖北中联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师张军祥、吴艳受三环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审计部长姚某的指挥及误导,对三环集团资产漏评约2.414亿元,低评1.23亿元,共计3.644亿元。2019年3月,湖北省国资委等聘请新的评估公司再次对三环集团资产进行评估。

2019年4月,三环集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彭建军和党委书记、董事长舒健因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被调查。混改再次遇阻。

三环集团因合同纠纷导致股权被冻结。襄阳轴承2018年11月发布公告称,因三环集团与武汉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城市发展分中心、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政府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冻结了三环集团所持襄阳轴承1.16亿股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90.34%。

2020年6月13日,襄阳轴承发布公告称,三环集团持有襄阳轴承的1.28亿股股份全部被冻结,新增1240万股股份(占所持比例9.66%)被冻结原因主要是,三环集团与湖北省兴楚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对有关债务理解差异纠纷所致,目前相关方正沟通协调,尽快解除债务纠纷。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