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籍男子返京拒绝隔离,不听劝说私拆隔离报警设施

2020年04月02日 14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在集中隔离地方一直闹,社区领导也坚决不同意接回来。但不知道上边是谁同意,还是让社区接回来了。”

近日,一位外籍黑人男子返京后拒绝集中隔离,自行居家隔离期间不戴口罩外出取快递一事在社交平台引起热议。据媒体报道,街道社区安装在该外籍黑人男子住处的门磁报警系统也被其私自拆除,社区人员多次上门沟通劝说外籍黑人男子按规定集中隔离,也均未成行。

严防境外输入是当前疫情防控重中之重。先前还有居家隔离的例外情况,但自3月25日零时起,北京明确规定“所有从北京口岸入境人员不分目的地,全部就地集中隔离观察,全部进行核酸检测。”

这位外籍黑人男子的入境时间还没有官方通报,但媒体转引了与其同住一栋楼的邻居的话,“与中国人同住,自3月27日入境抵京后拒绝集中隔离”。如果3月27日为入境时间,那就必须就地集中隔离观察,怎就能从集中隔离地安然返回住处隔离?

退一步说,即便入境时间早于3月25日,他也不符合居家隔离条件。对照先前规定,“70周岁及以上的老年人、14周岁及以下的未成年人、孕产妇、患有基础性疾病等原因不适宜集中观察的,经严格评估后,可以进行居家观察”,假如他有先天性疾病不适宜集中观察,却又不符合“有单独住所且住所内没有其他同住人员”的隔离条件,一样不能够任其回住处。

但这位外籍黑人男子还是做到了,不仅回到住处,还不听劝阻、不戴口罩、私拆住处报警器……难道只是因为“在集中隔离地方一直闹”吗?究竟是谁同意他返回住处的?
海报新闻记者就此事分别致电朝阳区潘家园街道武圣农光社区居委会和潘家园派出所,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该情况自己无权告知。潘家园派出所电话占线未能接通。王女士告诉海报新闻记者,事情发生后,住在一个小区的居民都有意见,很多居民是老人,也很担心。她认为:" 既然有规定要求集中隔离,大家都应该配合,谁也不能例外。"
4 月 1 日,北青报记者从朝阳区潘家园街道办事处了解到,这名坦桑尼亚男子频繁出国回国,在农光南里 14 号楼居家隔离期间,男子认为安装的门磁报警设备限制了自己的人身自由,不止一次拆掉报警设备。" 昨天晚上(3 月 31 日)还在联系房东,让这名男子配合防疫工作。" 潘家园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说," 经过房东做工作,该男子同意遵守规定,居家隔离。"

据了解,该坦桑尼亚男子是在北京务工,其门前的门磁报警设备已经被重新安装到位。

前一阶段,个别地方给予外籍人士“超国民待遇”的现象已经引发过关注,此后各地一再强调“一视同仁”。诚如这位外籍黑人男子的邻居所说:“既然有规定要求集中隔离,大家都应该配合,谁也不能例外。”道理再简单不过了,但为什么还有例外发生?

面对外籍人士,执法真的硬不起来了吗?

当然不是。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就很硬气。也是近期发生的事,一外籍人士未戴口罩欲进入其租住小区且拒不服从物业人员管理,结果不仅给予行政处罚,并处限期离境。

既然强调“一视同仁”,那么对这位不按规定隔离的返京外籍黑人男子,是不是也可以参考西安警方的处罚,而赋予他特权的人是不是也要追究责任?

一句话,不要人为制造疫情防控漏洞,更不要让“一视同仁”沦为笑话。

返京外籍黑人男子拒绝集中隔离

返京外籍黑人男子拒绝集中隔离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