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28岁杨改兰母亲砍杀4子女后自杀,丈夫也自杀

2020年01月01日 187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到底是什么压垮一个农妇,让她杀死4个孩子而后自杀?

甘肃28岁母亲砍杀4子女后自杀,曾哭诉压力大甘肃28岁母亲砍杀4子女后自杀,曾哭诉压力大
杨改兰的家位于山脚下

杨改兰的家

杨改兰的家

每日人物(ID:meirirenwu) 文 / 杨璐

图 / 杨璐

编辑 / 陈璇

傍晚6点半,家在甘肃康乐县阿姑山村的杨满堂,去自家屋后的山地里挖土豆。到了地里,他看到女儿杨改兰和她的4个孩子横七竖八地躺在低处的土路边。

“他妈的你怎么还在这歇着呢?”他嚷嚷道。

女儿没有回话。

56岁的杨满堂吓坏了,也不敢靠近,冲回屋子里叫母亲杨兰芳。

杨兰芳拄着木棍摇摇晃晃地赶过去,看见一向壮实的杨改兰仰面躺在地上。

孩子们的眼睛都闭上了,头部有伤,耳朵里淌出血来。周围散落着一瓶只剩一小半的除草剂瓶子,还躺着一把沾着血的斧头。

杨兰芳急了,“你这做的这是啥?”杨改兰伸出双手,握着奶奶的手。“阿奶,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你们慢慢过去,我反正过不成了,把我逼上了。”

“谁把你逼上了?”

奶奶不理解。“你不懂,你不用救我了,这一次救回来,还有下一次,永远过不去。这几个娃不能留给你了。”

“到底咋了,有啥事你跟我说。“杨兰芳发现,孙女穿着一件崭新的红色运动衣,之前从没见她穿过。

“村里有人告(揭发)我,我被逼到这份上了。”

“谁逼你?我们家没得罪过人。”

“跟你不说,你骗不过(不理解)。”

“为啥不把大娃留给我?”

“孩子我要带走,留也白搭,留到十七八岁也要处理掉。”

  一

8月26日,就像这些年来的每一天一样,日头冒出来时,杨改兰就起床了。

屋里太暗,舍不得用电,她招呼孩子坐在主屋门口的地上吃了馍馍。

因为之前连下了2天雨,院子里都是湿的,没法打豌豆,杨改兰就坐在屋子里看电视,陪孩子玩。

那天晚上,杨改兰去菜地里摘了个菜瓜。家里没有油了,用白水煮了煮,加点盐巴,就是一道菜。

像往常一样,她和4个孩子蹲在主屋门口的地上,就着馍馍吃完了这顿只有一道菜的晚饭,还留了一些给下地干活的父亲。

杨兰芳坐在一边看着他们吃饭。虽然生活在一起,他们各自挣钱花,各过各的日子。

奶奶杨兰芳的丈夫是入赘的上门女婿,两人生育了1子4女。其中,一个女儿喝农药自杀身亡。

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杨兰芳看不上自己的老公,把他赶走了,带着一个女儿分别嫁给了临洮县的一对父子。

因为自己与丈夫关系不和,她又带着女儿回到了阿姑山村,与儿子杨满堂生活在一起。父亲杨满堂则有些痴呆,平日里说话干活都不利索,与妻子生了2个女儿。

在杨改兰6岁那年,她母亲嫌家里没钱,跟人跑了。

自打10岁开始,杨改兰学会了做饭,一家人的一日三餐和家务活都被她包了。奶奶杨兰芳把身上的担子分给她一部分。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作为姐姐,杨改兰不得不留在家中,招了一个上门女婿,照顾全家。

“小时候靠奶奶,长大了靠姐姐。“妹妹杨改转说。

杨改转嫁了出去,3年才回娘家过一次年。她说,家里经常吵架,没有家庭的温暖,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

  事发后,家人急忙打电话通知了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李克英在镇上的猪场打工,当晚就骑着摩托车冲回家里。等他到了现场,2个孩子已经不行了。

  李克英像吓呆了一样,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哭。他从岳父手中接过孩子抱在怀里,把杨改兰和另外两个往救护车上送。他跟着上了救护车。其中,一个孩子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死亡。

  在救护车上,民警询问杨改兰,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只是沉默。但她承认,农药是自己喝的。李克英坐在一边,什么都没有说。

杨改兰最近一次哭,是在丈夫去镇上猪场打工时。丈夫走后,她一个人坐在屋子门口,一声不吭,眼泪掉个不停。

奶奶上前安慰,杨改兰开始哭诉,“他以前出去也没挣到钱,麦子熟了,谁来干活,我一个人根本干不过来”。

杨改兰婚后生育了4个孩子。第一胎是个女儿,第二胎还是龙凤胎。后来因没有“结扎”又生了一个小女儿。丈夫不大会挣钱,养活一家人的重担几乎全部压在了她身上。

杨改兰一个人种着17.3亩地,地里种着小麦、大豆、马铃薯、玉米。在村里,这么大范围的地至少需要一家三口打理,农忙时节还要请人帮忙。

奶奶杨兰芳腿脚不便,已经不能下地。父亲杨满堂只会放牛种菜,地里的活基本插不上手。丈夫又常年在外打工,只有收割时才回家帮忙。

除了种地,杨改兰还打理着一个小菜园,里面种了辣椒、菜瓜、包菜、豆角。饭桌上常年都只有这几样。

杨改兰很少吃肉,上一次吃肉还是过年时,家里杀了猪。为了操持这个家庭,杨改兰还养了3只山羊和3头牛。

因为没有积蓄,杨改兰找奶奶杨兰芳借了600块钱,买了一只母羊,母羊又下了两个羊羔崽子。

天一亮,她就带着牛出门吃草,下地里干活,一直干到天黑回家。忙起来,她有时顾不上做饭,一天只能吃两顿饭,孩子们也得跟着挨饿。

邻居们有时见到,孩子们没人管,瞌睡了,就躺在院子里的泥巴地上睡着了。

孩子小,调皮得很,把家里的东西乱放,上蹿下跳。干完农活,疲惫不堪的杨改兰会在调皮的孩子的屁股上拍几巴掌,气不过时,说得最狠的话也就是不听话就扇耳光。

农历七月十八日,丈夫拿到半个月的工资1500元,给了杨改兰1450元,自己只留了50元作为生活费。杨改兰不满,“光化肥钱就欠了一千多元,哪还有钱给孩子上学”。虽然学杂费减免了,但幼儿园每个月要收取50元的早餐费。

眼看着杨某帆马上要入学了,杨改兰更是焦虑。

过去一年,杨某帆在阿姑山大庄幼儿园上学,光是送孩子上学走路来回都要一个小时。一年的学,孩子缺勤半年。

杨改兰曾向辈分高、比她年纪小的堂姑杨雪丽谈起:不要太早结婚,20多岁再结。

她说,“家里的负担都在自己身上,很辛苦”。

杨兰芳不知道也想不通,孙女杨改兰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想来想去,8月26日这天,她只和重孙女杨某帆为一双新鞋起了争执。

傍晚5点多,6岁的杨某帆闹着要穿新鞋,她没让。那是她花了28元,让杨改兰买来的。之前下了2天雨,院子里都是泥。她哄孩子,过几天开学报到再穿。

杨某帆朝妈妈撒娇,想让她帮忙。杨改兰没吱声。

一直以来,杨改兰就不爱说话,也不爱笑。

  杨改兰生前照片

杨改兰生前照片

杨兰芳记得,孙女杨改兰十八九岁时,喜欢自言自语,有时突然一乐,偷着笑,头也不由自主地开始摆动。

发现后,奶奶喊住了她,“你这样出去会被人笑话的”。杨改兰一脸不耐烦,“你别管,你不懂”。

自那之后,杨改兰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是如此。虽然觉得有些不太正常,但奶奶也没有送孙女去医院检查。“不痛不痒的,上医院花那个钱做啥?”

贫穷,是这一家人试图挣脱的桎梏。他们生活的阿姑山是康乐县景古镇最贫困的行政村,离乡镇约五六公里,山大沟深、道路难行是这个小山村的标志。

阿姑山村党支部书记李进军曾称,在2013年村里通水泥路以前,下完雨村民们就在屋里坐三天。三轮车、摩托车不能行走,到镇子上去只能靠步行,老师不愿意去村小学任教。

杨兰芳家,还没有接上水泥路。在村民口中,“土路下面,最破的那个土坯房就是他们家”。

一进门,院子堆积着泥巴,还混杂着各种家畜的排泄物。房子的墙面是用泥巴糊的,外墙满是裂缝。杨兰芳住的主屋窗户被旧报纸随意遮掩着,偏房虽是玻璃窗却破了个洞。

杨兰芳说,这房子还是52年前盖的,已经成了危房。

3年前,一家人还有低保,每个季度可以拿到720元的补贴。算下来,一年就有2880元的收入。在阿姑山村,这是一笔相当不错的收入。

即便如此,政府上门做危房改造的动员工作时,杨兰芳也没有没答应。她没什么存款,拿不出钱。拆房子,就意味着一家人没地方住。

 2014年开始,低保政策调整,一家人的低保收入就此断掉。康乐县政府工作人员称,低保名单张贴了三次,杨家无一人提出异议。

这家8口人,无一人识字。

事后,康乐县政府通报称,2013年12月份,在农村低保动态管理中,经群众评议该户未通过,在入户调查中,其家庭总收入为36585.76元。该户人均纯收入高于当年农村低保标准,故核销了该户的农村低保。

  “我们家全家三口一起种地,一年都挣不上一万块,他们家还能挣3万块,不可能。”临近一个村民说,村里一年挣一万块就算富了。

 四

到了县医院,最后一个孩子也因抢救无效死亡。眼见孩子一个个死了,李克英坐在医院的凳子上,表情一脸木然。

因为毒素已经进入杨改兰的血液,当晚12点,杨改兰被转入兰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进行救治。

李克英不断询问医生和警察,老婆能不能救活。警方问,你现在恨不恨你老婆?

“不恨,孩子还可以生,只要老婆抢救过来,我们还可以好好生活。”他说。

警方经尸检发现,4个孩子均是受到钝器击打致死。

每一个孩子头部都有伤。而致死的钝器,就是杨改兰平时砍柴的斧头。

杨改兰喝的农药,是父亲杨满堂夏天买的除草剂。8月29日凌晨,杨改兰因抢救无效死亡。经李克英同意,尸体被火化。

李克英第一次哭了。杨改兰和4个孩子相继死亡后,政府组织本村群众帮助李克英安葬了死者。

 五

 事发后第9天,9月4日,村民在阿姑山村树林发现李克英的尸体,经公安机关侦查系服毒身亡。

杨改兰去世时,政府工作人员将李克英送回了家中,还叮嘱着村支书留心他的异常。如果不行,就让他回自己本家住。

李克清担心兄弟,就把他接回了自己家中,还劝慰他,你没老婆没孩子了,我们给你找块宅基地,在这里过日子。

没住两三天,杨家找过去,“这事还没了结,尸骨未寒,怎么就把人带走了”。李克英只好回到了杨家。

杨家的厨房

杨家的厨房

9月2日下午,李克英骑着摩托车,迎面遇到了兄弟李克清。兄弟给他打招呼说,我们坐下来谈一会儿。李克英没有理睬他。

2天后,李克清发现兄弟不见了,找到了村支书。村民们满山找,最后在树林里发现了仰面躺在地上的李克英。他的两腿夹在一棵树中间,身体已经僵硬,颜色发青,背部出现了尸斑。

警方调查发现,9月2日下午,李克英骑着摩托车去了景古镇的街道,先去买了油菜籽,又去买了一瓶杀虫剂甲拌磷。在街道的一家饭馆里吃了饭,打包了吃剩的羊肉。他又骑着摩托车去了临近的五户乡,买了礼炮和冥纸,往村里走。

到了回杨家的岔路口,他把摩托车停了下来,连钥匙也没有拔。搬着礼炮、冥纸和羊肉,往前走了84.5米,点燃了礼炮,烧了一叠冥纸。那天是孩子们离世后的第七天。

附近有村民听到了礼炮的响声,一声接一声,但没有觉察出异常。

李克英越过一块刚犁过的地,朝树林走了一段,在树下喝下了剧毒的杀虫剂甲拌磷。

从此,李克英这一家六口唯一活着的人,也没了。

甘肃28岁杨改兰母亲砍杀4子女后自杀,丈夫也自杀

甘肃28岁杨改兰母亲砍杀4子女后自杀,丈夫也自杀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