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柴静雾霾君传

2020年03月16日 15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雾霾君者,不知何许人。善用兵,无败绩。其始于西元十九世纪,屠伦敦,践巴黎,又攻新大陆,陷其都邑,荼毒其民,强悍如美利坚,亦举手降。

后,东土繁华,雾霾君贪其富贵,大兵临之,先陷京师,复下淞沪,扫荡冀北,弥漫辽东,盘旋西南,践踏五羊。

所过屠城,无分尊卑;杀人盈野,莫辩良贱。王侯之贵,不得呼吸;勇士之强,无能抵御;精兵良将,束手而已。

朝野惊惧,亿民惶恐。

其所来,广数千里,深几万重,苍茫暗灰,阴森闷绝,以颗粒为矢石,射杀心肺,诛人于无形。

然,其有所自,尾气也,污染也。

甲午年,东土大集,天下趋朝,万国来会。乃下旨,急急如令,京师百里熄柴灶,千里无烟囱,车马择日而行。

果然,大会之期,青天朗日,海清河晏,但见祥云,不闻灰霾。列国王侯俱喜,东土亿民皆乐,曰:爱陪客蓝。 然,盛会散,雾霾君复起,蹂躏城邑甚如前者,京师咫尺不辩,颗粒触手可及,兆民苦之。

柴氏女者,晋人也。少年求学长沙,质慧敏,学而优,录于中原一套。

柴氏敢任事,非典起,乃陷前阵,与病者触,无惧死,故闻名天下。有所著,曰《看见》。所谓才女也。

其于草民,则无所名,或曰其造作,有失自然。此论失公允。 某岁,柴氏忽失所踪,或曰:其移民西土矣。

乙未年,正月,周末,柴氏忽现,掷神器,曰《穹顶》。

一时神州滔滔,皆为此女刷屏,虽路人亦为之弹指。

此前片刻,内港之争正炽,《穹顶》见,港人无声,其或有意乎?

《穹顶》者,檄文也,柴氏披白甲,着牛仔,欲与雾霾君决死战。

其文曰:癸巳年(2013年),雾霾君凶虐,陷落都邑。其时,柴氏怀女,验之,胎儿有疽,无辜哉此儿。柴氏意之,吾儿中雾霾君之毒矢乎?

柴氏怜女,又忿雾霾君一箭之仇,乃辞去。自为百万金,遍之四海,穷迹天下,访列国公卿,叩万方学士,问雾霾之所由,晓祸根之所自。

历年余,有所得,乃伺周末,有的放矢,上此檄文。虽为檄文,其辞温而不厉,直而不伤,凡有表象,皆求本质,重于数据,字字考究。虽一言半句,乃有大学士为之背书,不得虚言,此其慎也。

又柴氏擅辞,其言娓娓,其色温蔼,虽有所指,然不直指,但云匹夫有责。民阅《穹顶》,皆感焉,曰:此慈母与雾霾之恩怨也,柴氏虽弱女子,有志也,吾等岂不愧之?

值群贤将集京师,商国是,《穹顶》问世,天下皆惊。其有所意乎?

且柴氏已辞中原一套矣,无所凭借,以庶民言事,公卿皆为之辟道,某民网为之广宣天下,身不在朝廷,而得机构为之前驱,宜乎?疑乎? 或有蜚语曰:柴氏儿之疽,良性也,言之与雾霾相关,非科学也,且柴氏好香烟,祸或起于此。又以儿疾宣传,忍哉。

此言恶毒,不足信。《穹顶》本为驱雾,乃至引疑雾,非柴氏本意也。 太史刘曰:今之天下,功利之天下也,天下人多以功利为心,凡有公益事,众人皆疑其本衷,曰,此炒作也,此商介也。

天下之失本衷,久矣。

柴氏本衷,不可确论,然可揣测之。为人母,胎有疽疾,此诚人之情所不能堪,何况其母?由此怀天下之志,欲穷天人之际,上下求索,化小为大,化私为公,化狭为广,此乃大慈悲,若曰功利,乃亿万民之功利,虽云炒作,吾其许之。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