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和表妹唐婉的凄美爱情

2020年03月16日 238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唐婉是陆游娘舅唐诚的女儿,自幼文静灵秀,才华横溢。长得非常出众,陆游的母亲虽然不太喜欢这个侄女,但是旧时代都喜欢亲上加亲,再加上俩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陆母也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在陆游20岁时迎娶了表妹唐琬。这可是轰动整个山阴的大事,才子佳人,又都是官宦世家。婚后的日子里,陆游唐婉倒是相亲相爱,可是就因为陆母与嫂子不合百般刁难侄女唐婉,婚后第二年唐琬便被逐出了陆家的大门。由于陆母的极力拆散,陆游终归抵不过父母之命,最终依依惜别。

 唐婉走后,陆游再娶一王姓女子,唐琬改嫁赵家。两个人虽然都再婚但是彼此都忘不掉对方,陆游忘不了唐琬,叶落惆怅,雨打缠绵,一次次的回忆如影随形,心在惘然中悠悠老去。唐琬也忘不了陆游,闭上眼睛,以为就可以关闭心门,醒来却发现,悲情就如心中汹涌不息的河,抽刀断水水更流,情痴情殇情未了。

有一年的春天,陆游只身来到沈园,沈园一派莺歌燕舞。踯躅间,不期遇到了同样来游园的唐琬和丈夫赵士程。唐琬让人给陆游送来一坛黄藤酒、几碟小菜。唐婉走后陆游在墙上挥笔写下了惊世佳作《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那杯黄藤酒洒在满地的夕阳上,晚霞下开放的鹤顶红就像那双红酥手,那支小小的凤钗,挽住了三千青丝,却没能挽住他们的爱情。

第二年唐琬再次来到沈园,看见陆游的题词,不由感慨万千,于是和了一阙《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满园的桃花凋落在寂静空旷的池塘楼阁上。永远相爱的誓言还在,可是锦文书信再也难以交付。

在陆游67岁那年,重游沈园,看到当年唐婉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老泪纵横,又写诗感怀: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唐婉与陆游的爱情,就像是一美丽的蝴蝶,虽然绚丽却是短暂的。痛苦伴随两个人一生。

在陆游75岁时,又一次游沈园,挥笔和泪作《沈园》诗: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在他76岁那年,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一生写诗无数,却没有一首是写给母亲的。如果非要找出一首的话,那就是在他82岁那年作的《夜闻姑恶》,诗云:

学道当于万事轻,可怜力浅未忘情。孤愁忽起不可耐,风雨溪头姑恶声。我觉得他在怨恨母亲逼他休妻之事呢?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这是陆游最后一首思念唐婉的诗”春游”,不久陆游便带着他一生的眷恋与思念离开了这个纷争的人世间。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