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好父亲,像梁启超那样的父亲

2020年03月16日 157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梁启超,他与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并称为20世纪二三十年代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的“四大导师”。不仅如此,梁启超言传身教,悉心培养,他的儿女个个事业有成,创造了“一门三院士,个个皆才俊”的近代以来难以复制的家教传奇。堪称“中国家教第一人”。

梁启超共9个子女后来都成为杰出人才:建筑学家梁思成,考古学家梁思永,航天学家梁思礼,诗词研究专家梁思顺,炮兵上校梁思忠,图书馆学家梁思庄,经济学家梁思达,社会活动家梁思懿,革命军人梁思宁。

梁启超注视着孩子走出的每一步,从蹒跚学步到青春年华,从亦步亦趋到远走高飞,从莘莘学子到事业有成。

1.合格的启蒙老师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一生之计在于童。童年是人生的春天,能否成为栋梁之才,人生春天的播种至关重要。

梁启超早在1897年写过一篇《变法通议?论幼学》,强调“人生百年,立于幼学”,阐述了早教、儿童教育的重要性。

在流亡日本的14年间,是梁启超和子女相处较多的时间段。虽处在流亡的状态,生活清苦,但思顺、思成等儿女都有着美好、快乐的童年,都得到了父亲很多的关爱和教育。

梁思顺初到日本是在家中由梁启超教她读书。后入学,梁启超也一直关心她的学习。据《双涛园日记》,1910年正月、二月,梁启超为思顺“讲书”、批改日记、作文有20次,有时竟至彻夜。

梁启超虽忙于办报、办学、撰稿等各事务,但一直没有放松对孩子们的关心和教育。他注意在家中营造适合孩子成长的轻松、快乐的环境与氛围,对孩子很亲和,和孩子一起玩耍,教他们背诗词,给他们讲故事,还注意在日常生活中给孩子们知识和心智上的启迪。

2.优质的学校教育

教育不是单方面的,家庭教育是基础,学校教育是整个教育阶段的关键,社会教育是前两者的延伸。

梁启超总是不计成本,大量投入。他宁肯别的地方省一点,也要让孩子上好的学校,让孩子留学。梁思成、梁思永在留学前就读于北京清华学校;其他子女也打算送出国留学,但因梁启超过早去世,未能如愿。后来,思达、思宁入了南开大学,思懿上的燕京大学。

从情感上对儿女依恋、疼爱,但为了对他们成长更有助益,他还是大力支持子女远涉重洋、负笈留学,增广知识、开阔视野。他9个子女先后有7个曾到海外读书或工作,尤其在晚年,有5个子女同时求学、生活在国外。

3.“天下事业无所谓大小”

梁启超也关注孩子的职业,他认为事业无所谓大小,个人因自己的地位和财力,认定一件事去做,就是可敬的。他指出,人生一切毛病都有药可医,唯有无业游民,那是圣人也拿他没办法的,所以孔子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

当然,梁启超也主张职业最好与人的理想追求结合起来,而不仅仅把就业视为谋一饭碗。

1928年他致信梁思成夫妇,认为职业是求自立,但最好符合自己的理想追求,“若专为生计独立之一目的,勉强去就那不合适或不乐意的职业,以致或贬损人格,或引起精神上的痛苦,倒不值得”。

4.“做官实易损人格”

千百年来,儒学倡导“学而优则仕”“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使“官本位”成为中国文化的一种深厚传统,造就了许许多多的“官迷”。

西方发达国家,最有声望的职业多为医生、教授、法官、律师、工程师等高级知识分子,而我国列在前位的是官员。

1916年梁启超致信梁思顺,提到:“但做官实易损人格,易习于懒惰与巧滑,终非安身立命之所,吾倾方谋一二教育事业,希哲(梁思顺之夫)终须向此方向助我耳。”

梁启超并非一般地反对子女从政,而主张尊重个人意愿,如对梁思忠“走军事和政治那条路”的选择就是肯定的。

5.冷僻专业

梁启超在孩子专业的选择上,可谓独辟蹊径、别具一格,思成学了建筑学,思永也学了冷僻的考古学专业。兄弟俩都学有所成,都成了院士,这与梁启超当初为他们的精心策划分不开的,显示了他独到、深邃、博大的眼光。

梁思永的女儿梁柏说过,父亲梁思永之所以选择考古,是因为祖父梁启超的影响。当时外国人来中国盗挖文物牟取暴利很是猖獗。祖父梁启超觉得不能放任自家宝贝被人夺走,中国应该建立自己的考古学科。于是她的父亲梁思永便义不容辞地赴美学习考古了。

6.培养爱国情操

梁启超对子女的影响和引导是多方面的,最为基本、最为宝贵的当属培养爱国情操。他自己一生忠贞爱国、矢志不渝,他的9个子女也都从小形成了强烈的爱国情怀和民族感情,都和父亲一样始终怀抱一颗爱国之心。

当时国内局势动荡,梁启超一度希望梁思成先在美国找个职业,等国内安定了再回国为祖国服务。但最终思成夫妇还是及时回到了饱经磨难的祖国,这让梁启超深感欣慰。他们回国后与祖国共患难,尤其是在抗日战争中度过了贫病交加的艰苦岁月,不改以所学报效国家之志。

梁启超最小的儿子梁思礼,按照父亲工业救国、科技救国的思想,赴美读了工科,成了中国一代火箭控制系统专家。多年后,当记者问及“是什么样的精神支持着您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航天事业”,梁思礼的回答“是一种爱国与奉献的精神”“我内心的爱国思想源自父亲”。

7.“意育”教人不惧

1922年,梁启超在《为学与做人》的演讲中指出:学生进学校“为的是学做人”;教育包括智育、情育和意育三方面,智育教人不惑,情育教人不忧,意育教人不惧。梁启超的“意育”就是要培养坚强的意志和毅力,即现在所说的“毅商”。

梁启超的子女都有顽强的意志和毅力,他们遭受过挫折、磨难、苦难,但都经受住了人生的考验。

诚如其外孙女吴荔明在《梁启超和他的儿女们》一书中所说:“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部奋斗史,但每个人都是成功者。”“父亲的光环并没有保护他们,他们经历了中国知识分子所经历的一切苦难,但他们都经受住了种种考验,笑对人生,这就是梁启超对儿女们的珍传。”

8“智育”教人不惑

梁启超对儿女的读书、学业是非常重视的,认为这是一个人立身的基础。他常常提醒子女要抓紧时间刻苦学习,强调“汝辈学业切宜勿荒”“欲汝成学之心犹切”。他并不看重结果如成绩、文凭等,不看重是否出色、成功,而是强调要有尽其所能、刻苦学思等学习态度与治学精神。

在治学上梁启超要求子女既要广博又要专精。并希望子女兼顾新学与旧学、西学与国学,主张“不中不西,亦中亦西”,力主中西古今文化的融会贯通。

9.“情育”教人不忧

情商在更大程度上决定着人生的幸福与成败。情感教育离不开家庭环境,梁启超很值得我们每一位家长学习。他注意营造和谐温馨的家庭氛围,注意培养孩子们热爱和尊敬长辈及其他亲人,注意培养孩子的同情心、感恩心,启发他们由己及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做一个有爱心、有感恩之心的人。

1924年,梁启超的夫人李惠仙乳腺癌不治而逝。梁启超悲痛万分写下一篇情文并茂的《祭梁夫人文》:“我德有阙,君实匡之;我生多难,君扶将之;我有疑事,君榷君商;我有赏心,君写君藏;我有幽忧,君噢使康;我劳于外,君煦使忘;我唱君和,我揄君扬;今我失君,只影彷徨。”

他在书信中向孩子们推介了《祭梁夫人文》这一“情育”的佳作。希望借这篇饱含深情的祭文对子女进行情感教育,让他们感悟家庭的责任,感悟以孝为本的亲情,感悟学会感恩的必要。

梁启超9个子女在父母的倡导下,形成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姐妹情深的和谐氛围,组成了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父亲对子女之间所展现的友好相亲的天伦之情,总是给予及时的鼓励与肯定。

此外,梁启超强调:“情感教育最大的利器,就是艺术:音乐、美术、文学三件法宝,把‘情感秘密’的钥匙都掌握住了。”

梁启超在书信里,不时地给孩子寄去自己的诗作、词作,抒发自己的儿女之情,也借以催化孩子们的情商、情调、情趣。他给子女的诗词,反映出一片蔼然、温馨的父子父女之情,很有人情味。

1925年致思顺、思成的《虞美人》写到:“一夜愁里频来去,泪共沧波助。悬知一步一回眸,篏着阿爷小影在心头。天涯诸弟相逢道,哭罢还应笑。海云不碍雁传书,可有夜床俊语寄翁无。”

10.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梁启超很有经济头脑和赚钱能力,自己坚持不发不义之财、不挣昧心之钱,也注意对子女进行财商、理财方面的教育,告诫他们要树立正确的财富观,鼓励他们自强自立,既不讳言功利,也要看淡名利。

他在评说山西商人的经营之道和制胜法宝时,写下“晋商笃守信用”六个字。在夫人李惠仙投机失败后,他写信告诫子女:“切勿见猎心喜,吾家殆终(始终)不能享无汗之金钱也。”

“财商”被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是实现成功人生的关键。智商反映人作为自然人的生存能力;情商反映社会人的社会生存能力;而财商则是反映人作为经济人在经济社会中的生存能力。

11.大小宝贝们的慈父

父亲给人的印象似乎总是很威严的,似乎不屑于也不善于以娓娓道来的语言表达对子女的关爱。梁启超则不然,他在孩子们面前是一个满心慈爱、满怀亲情的父亲。

梁启超的400封家书,是一位慈祥父亲与孩子们平等而亲切的心灵对话。梁启超亲切的称长女思顺“大宝贝”“娴儿”“Baby思顺”“顺儿”;称小儿子思礼“老白鼻”“老白鼻者”“老Baby也”;给思懿“司马懿”的外号;称思庄为“庄庄”,思忠为“忠忠”,思达为“达达”,思宁,却改为行名,呼为“六六”;或者集体称为“大小孩子们”“大孩子们、小孩子们”等。

这些各异的称呼都映衬出父亲梁启超的亲切与慈爱。

12.做孩子的知心朋友

梁启超的书信没有一般长辈常有的说教,没有疾言厉色的训斥,没有居高临下的口气,只有循循善诱,没有呵斥指责;只有建言建议,没有武断命令;只有娓娓道来,没有简单粗暴;只有信任通透,没有遮遮掩掩。

“嗟夫思顺,汝悉我今夕之苦闷耶?”梁启超不会为了父亲的威严而在孩子面前遮掩自己的脆弱,他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失望与希望都与孩子倾诉,让孩子听到自己的心声。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