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老人家中死亡留下6岁孙子,最新回应

2020年02月26日 114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有消息称,十堰市张湾区花果街道办事处铸一社区内,网格员在入户排查时发现,71岁老人谭某华在家中死亡,屋内还有一名五六岁的男孩,“志愿者问男孩为什么不出去,(男孩)回答道,爷爷说外面有病毒,不能出去……”网传谭某华被发现时已死亡三天左右。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花果街道办事处,对方称目前区政府正在协调解决此事,详细情况需向区政府了解,“网上很多内容都是谣言,不是真实的。”记者尝试联系铸一社区及社区卫生服务站,暂未得到回应。

25日下午,张湾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郭瑞兵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2月24日16时30分许,社区网格员等工作人员上门排查时发现,谭某华死于家中,家里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孙子,随后公安、法医介入调查,“关于潭某华的死亡时间和原因正在鉴定中,他的儿子在广西暂无法回家,已委托街道、社区处理老人的善后事宜。”

对于网传谭某华“死了三天左右”,郭瑞兵称,“这是不可能的,张湾区实行战时管制,社区内网格员每天上门排查居民身体状况,量体温,这位老人是东风公司退休员工,他还患有长年的基础性疾病,这些在街道办都有记录。”红星新闻记者询问,谭某华被发现死亡前登记的体温是否正常,对方称“肯定是正常的”。

关于谭某华孙子日后生活问题,郭瑞兵称将按正规程序来,第一检测身体健康状况,第二由街道具体负责孩子的日常生活照顾。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谭某华孙子被铸一社区志愿者收留。25日晚10时许,记者联系到这名志愿者——一位年过五旬的李姓女士。

据李女士讲述,退休前,她曾与谭某华在同一工厂工作,与他所住小区隔着一条马路,但所属不同网格区。24日下午,在听闻谭某华死于家中后,她让在社区工作的女儿将谭某华孙子抱回家。对于网传谭某华“死了三天左右”,她称这都是不实消息,“他患有冠心病等疾病,身体状况比较差,再说社区每天都有人上门排查。有人说是社区没有及时排查,我真的不懂他们为何这样说”。

李女士称,退休至今,她已参加社区志愿者工作三年多,家里有一个1岁多的孙女和9岁的孙子。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谭某华孙子现在已经在她身边睡下。孩子已在医院做过检查,身体状况良好。

谭某华的儿子谭某因在广西暂时无法确定回家时间,已委托社区居委会处理善后事宜。李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不管孩子父亲何时回来,孩子只要在她身边一天,她都会尽力照顾好。

延伸阅读:

一键呼叫设备走进老人家,关键时刻真能救急吗?

独居老人在家跌倒,或是突发急病,可能连一通求助电话都来不及打。这时,手边有一个紧急呼叫器或许能帮上大忙。

在北京的一些社区,一键呼叫设备已经走进了老人的家庭,成为老人居家的一道安全保障。但记者发现,电池续航短,不符合佩戴习惯等问题,可能会阻碍老人的使用体验。

一键呼 急救中心配专线

家住十里堡东里的韩俊然,今年已经70岁。一个多月前,社区给她家配了台“一键呼”智能呼叫电话,除了能一键联系附近的养老驿站、家庭医生以及预存的两个亲人号码,遇到紧急情况,电话上还有一个醒目的红色呼叫键,按下就可以一键直拨999急救。韩奶奶平时和老伴一起住,自己患有心脏疾病,老伴又有脑梗,韩奶奶直言,这部新电话让她感觉踏实了不少。

没装电话前,韩奶奶就曾有过几次身体不适,每次都是赶忙吃速效救心丸和硝酸甘油。但有一次,即使吃了药,情况也丝毫没有缓解,她只得去了附近的社区医院。“做心电图的时候,医生护士表情就不对了,说得赶紧叫救护车。”还好,因为送医比较及时,韩奶奶经过抢救总算化险为夷。

发病当时,韩奶奶一度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还问医生能不能让孩子开自己的车过来接她,再帮忙送去医院,结果被医生严厉教育了一番:“你还有空用自己的车,不叫救护车就来不及了!”有了这次经历,韩奶奶对于“叫急救”这件事也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身体再次出现严重不适又无法缓解,比起慢腾腾地叫孩子,或是去社区医院,还是直接叫一辆救护车更靠谱,而新装的一键呼电话正好符合她的需要。“我当然希望别出事,但要真出事了,我一定按它。”

刚装电话的时候,工作人员曾测试过线路的通畅性。时间过了一个多月,呼叫功能是否还正常工作?韩奶奶再次按下了电话上的呼叫键进行测试,不到两分钟,电话铃就响了起来,正是从999急救中心打来的。

“要是为了验证呼叫能不能用,其实不必每次都按电话上的按钮。”一键呼电话的服务提供方表示,每户家庭安装设备时还附带了一个便携呼叫器,除了同样具备呼叫功能,呼叫器上还有一个自检按钮,“按下之后,如果电话终端有反应,就说明电话在正常工作。”

韩奶奶的家位于朝阳八里庄街道,街道民生保障办公室副主任刘杨表示,一键呼电话是在朝阳区全区范围内推广安装,而八里庄街道因为老年人比例很高,是最先安装的地区之一。“我们主要是给80岁以上老人免费安装,还有一些失独、残疾老人有需求,我们也会适当放宽年龄,目前街道内已经装了2300户。”

为了能及时响应老人的呼叫需求,999急救中心配备了一个专线,用来接听老人通过一键呼发来的紧急求助信号。此外,999后台也录入了每部设备对应的安装地址,韩奶奶接听999打来的电话时,对方就准确报出了韩奶奶家所在的地址信息。

难救急 真出事还得120

除了八里庄街道,近期同样安装了智能呼叫设备的,还有东花市街道的120户居民。与一键呼主要对接999急救中心不同,这套设备对接的是东花市南里东区养老驿站。

“我们这套设备总共四个部件,呼叫终端、红外传感器、便携手环和固定拉环。”南里东区驿站负责人张辉介绍,呼叫终端可以预存两个子女的号码,按下对应按钮即可一键通话。此外,终端上还有一个黄色按钮,可以直接拨通驿站前台的电话,工作人员会接听老人的请求。

除了一键呼叫,终端上还有一个广播的功能。每天早上8点,系统会自动将当天日期、天气等信息存储到终端内,终端上的广播按钮也会亮起。老人按下按钮后,广播就会自动播放。张辉介绍,这项功能除了能为老人提供信息,也起到了自动访视的作用,“老人能够按下按钮,说明当天身体是没问题的。如果老人一直不按,配套的红外感应器也没有老人的活动记录,我们就会主动跟老人联系,以防出现危险情况。”

一键呼电话

本次安装的120户,是东花市街道筛选出的高龄或独居老人家庭。家住南里社区,今年89岁的独居老人张老就是其中之一。平日里,张老每天都会定时按下广播按钮,有时也会一键呼叫驿站,要求一些上门服务。在他看来,这台呼叫设备确实给自己帮了不少忙。

但相比于不那么急迫的呼叫服务功能,真正遇到紧急情况时,张老使用终端求助却不太顺利。有一天,张老在夜里11点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准备请驿站叫一辆车送他去医院。但因为驿站人员都已下班,张老按下按钮后,呼叫信号被自动转到了设备的24小时响应平台,说了半天,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也没搞清张老的需求,“后来我只能自己给孩子打电话,让他开车过来送我去医院。”

事实上,对于遇到突发身体疾病的老人,比起用终端呼叫驿站,张辉也推荐老人直接拨打120急救电话。“您打到我们这边,我们也只能帮您打电话再叫120,这一来一回时间就耽误了。”

对于呼叫系统中的便携手环与固定拉环,张辉表示,这两个部件只能连接驿站或响应后台,没有一键叫救护车的功能,它们更多是在特定场合下发挥作用。“比如把拉环固定在卫生间里,老人上厕所起不来了,一拉拉环,就可以向驿站报警,我们的工作人员就会赶快上门帮助。”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