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女生被诱骗与老总开房 遭强暴

2012年11月10日 799点热度 0人点赞 2条评论

核心提示:福建一卫校17岁女生遭学生会主席和学校食堂老板诱骗,屡次被带到校外和一男子开房,惨遭强暴。

海峡都市报  2009年2月24日报道 再过几个月,福清卫校17岁女生小月(化名)就可以拿到毕业证,穿上白大褂去医院实习了。当护士是她的梦想,但从去年年底开始,原本活泼开朗的她经常一个人呆坐着。如果不是细心的母亲发觉不对劲,小月可能会一直忍下去,直到离开学校。

去年底今年初,小月竟被同桌———福清卫校原学生会主席袁某及该校食堂老板周某等人一步步拉进深坑,屡次被带到校外和一男子开房。昨日,福清警方传出消息,几名涉嫌组织强迫在校学生卖淫的犯罪嫌疑人也陆续被警方控制。其中,袁某、周某两人已被刑拘。

沾满泪痕的求助信

“我是福清卫校一名17岁女生,我被人强暴了!我掉进了同桌,也是学生会主席袁某和学校食堂老板周某一起设下的陷阱”

春节过后,记者收到一封沾满泪痕的求助信。信从福清寄出,是福清卫校一名17岁女生写来的。

记者叔叔、阿姨:

我是福清卫校一名17岁女生,我被人强暴了!我掉进了同桌,也是学生会主席袁某和学校食堂老板周某一起设下的陷阱。在去年底的最后四个周末,我被他们叫去和一个叫“俞总”(记者注:个体老板)的中年男子开房……

我想逃,可是袁某一边“好心安慰”我,劝我“勇敢面对”;一边又威胁我,说再隔几个月就能拿到毕业证,我们就可以去找工作了。如果我不干,周老板在当地“黑白两道都有人”,在学校里面可能安全,走出校门就可能……他们在精神上挟持我,强迫我卖淫。

在他们的软硬兼施下,我不得不低头。最后我的事情被母亲发现……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都是他们事先设计好的陷阱:袁某其实是周老板的“情人”,她事先想方设法靠近我,取得信任,另一方面,又由周老板负责联系人,先以吃饭、唱歌为由,将我骗出学校,然后寻找机会让色狼强奸我……

记者还了解到,小月写的求助信还分别寄给了福州市公安局长和福清市公安局长。

老师奇怪的评语

寒假回家,原本活泼开朗的女儿经常一言不发呆坐着,跟以前判若两人

为了核实求助信的内容,记者几经周折在福州晋安区新店镇找到小月和她的母亲。小月一家来自我国西南一个偏僻小山村。母亲汪清(化名)在福州打工。小月在老家读完初中后,没能考上好学校,母亲就把她带到福州,然后送她去福清卫校读书。

福清卫校在福清市海口镇,刚从城关搬出新建的学校。在送女儿去卫校读书前,汪清和丈夫还专门去学校看过。虽然一学年学费5000多元,但汪清很开心也很放心。她说,“学校很漂亮,校门口24小时都有保安,校园有围墙围着,而且学生大都是女孩子。”

头一学年,学校老师对小月的评价很不错,说她“很乖巧、很听话”。但去年期末小月回到福州后,汪清发现,原本活泼开朗的女儿经常一言不发呆坐着,跟以前判若两人。隔了不久,学校老师寄到家里的评语让汪清大吃一惊:“有时候,你的某些行为到了悬崖边,但你毫不知觉,只要你一回头,就有一条光明大道等着你……”汪清赶紧打电话给班主任老师,但老师只说“小月经常晚上爬围墙到学校外上网”。

假扮女儿声与“客人”对话

一个40多岁的男子说“千万不能这样想,要是出了什么事,会害死好多人”

为了弄清女儿反常的原因,汪清悄悄地翻看女儿从学校带回来的皮箱。在箱底,她发现了一部新手机。她一再问女儿手机是谁的,但小月一直沉默不语,问急了,小月就一个劲地哭。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汪清按下接听键,令她想不到的是,手机里传出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而且第一句话就是:“小月,我好想你!”

“听声音这人不会低于40岁。”缓过神来的汪清,假扮小月的声音应了声。那个男子说如何如何想小月。汪清灵机一动,说:“学校和我父母都知道这件事了,书读不成了,我现在好想死。”

“那男子一听这话就急了,说‘你千万不能这样想,要是你出了什么事,会害死好多人’。随后他又说‘去找学校食堂周老板和袁某想办法’。”

哭诉“开房”前前后后

“学校食堂周老板在我被俞姓男子占有前后,都问我是不是处女”

挂了手机后,汪清质问小月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小月扑向妈妈的怀里,哭诉了被学校食堂老板和学生会主席骗到校外跟别人开房的前前后后。

小月在学校念的是助产专业。去年,一名姓袁的同学转到助产班,这名女生还是卫校学生会主席。小月被安排与她同桌。

袁某是江西人,她有一部可以看电影的手机,经常叫小月到她宿舍一起看。因为两人都是外地人,渐渐地,小月就和袁某走得很近。两人宿舍相距不到几十米,袁某为了“方便”,送小月一部旧手机,并在手机里充了100元。

去年11月29日,袁某打手机叫小月去福清,当时还叫上了另外两个同学。在学校门口,学校食堂周老板的皮卡车等在路边。袁某招呼同学们上了车。随后,周老板将4名女生带到福清一酒家吃饭。吃饭时,周老板介绍一个中年男子,说他“很能耐”。饭后,几人又到附近一家KTV唱歌。当天很晚后,周老板才将几名女生送回学校。

12月6日,小月又被袁某和周老板叫到福清吃火锅,吃完后小月说身体不舒服。周老板很不高兴地把她送回学校。

12月13日,小月又被“请”到福清城关,同去的还有一名曾姓同学。当天出现了一名叫“俞总”的40多岁中年男人,饭后大家又K歌。当晚,周老板就在福清一酒店开房间,三个女生没回学校。

12月19日,周五,小月上完晚自习后接到袁某电话,说周老板叫她和袁某曾某去福清玩。小月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学校门口有保安,周老板就叫她们三人坐到车后排,低下身子躲过保安。当晚,周老板在福清一酒店开了房,三女生就住在酒店里。第二天大家逛街,其间曾某称家里有事提前走了。

21日傍晚,曾经见过一面的“俞总”出现。“他先是和周老板聊天,隔一会就转过头对我说要跟我去开房。”小月说:“我不懂开房是什么意思。当时周老板还对我说,他和袁某在房里有事要做,叫我跟俞总一起出去玩,我信以为真,就跟他走了。俞带我到了另一家酒店,然后进了房间,他打开电视,说要去洗澡,他还问我要不要洗。我问他干吗要洗澡?他没应声。隔了一会他披了浴巾出来,坐在我身边,接着就使劲按住我,脱我衣服,我不肯,挣扎。他就死死按住我,我当时非常害怕,反抗一阵后渐渐没了力气……”

事后,俞姓男子把她送回原来住的酒店。一进房间,小月就躲进卫生间大哭。袁某进来“安慰”她,说自己当初也是这样过来的,哭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周老板惹不起,逃也没用。袁某要小月“和她一样坚强、勇敢地面对和承受”。随后,袁某还说,以后周老板会在福清给她注册一家公司,到时候让小月也一起来管理。

12月27日,周老板又在福清城关开好房,“俞总”再次和小月发生了关系,事后“俞总”给了小月500元钱。今年1月10日,小月又在袁某和周老板的安排下,和“俞总”在酒店开房。

“周老板在我被俞姓男子占有前后,都问我是不是处女。”小月说,“事情发生后,我恨自己丢人,不敢跟妈妈讲。她这么苦赚钱供我读书,我却因为贪玩发生了这种事。我更怕周老板。想了好久,最后决定再忍几个月,拿到毕业证后离开这里。”

再怕周老板也得报警

女儿肯定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但希望是最后一个

听完女儿的哭诉后,汪清抱着女儿痛哭一场。她说,自己女儿肯定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但她希望女儿是最后一个受害者。

虽然汪清也担心周老板“在当地黑白两道都有势力”,但她还是想到了向警方求助。2月15日,汪清带着小月来到福清海口派出所报警。福清卫校属于海口边防派出所辖区,不过,海口派出所负责人一听这种情况后,当即表示马上立案,并将此事汇报上级公安机关。随后,这起案件移交到福清公安局治安大队。接下来几天,警方秘密取证,最终掌握大量证据后,将周老板、袁某等涉案人员抓获。

“这件事反映出学校在管理方面存在着一些漏洞。至于还有没有别的受害者,目前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如果真的还有受害者,希望能勇敢地站出来,向警方指认。”福清警方一位负责人说。

昨日记者还从福清警方获悉,目前,福清卫校食堂老板周某、学校原学生会主席袁某已被刑拘,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本文来源:海峡都市报 )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

  • wwk

    好长时间没看你更新了

    2012年11月10日
  • wwk

    好长时间没看你更新了

    2012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