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少女遭强奸得知嫌犯仅获刑6年后自杀

2012年10月27日 60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核心提示:洛阳栾川县15岁少女被邻居多次强奸,同学发现她的日记后该嫌犯被捕,但一年后该嫌犯仅获刑6年,少女在获知消息后喝农药自杀身亡。少女被强奸的消息在学校传开后没人同情她,她一直承受极大的心理压力。

新华网2010年12月18日报道 洛阳栾川县大山深处,15岁的花季少女突然服毒自杀。约一年前,她被邻居多次强奸却不敢声张。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她用小刀将自己的手臂划得伤痕累累。面对老师和家长的不解,她始终保持沉默,用只言片语的日记把自己封闭在排他的世界。

偶然的一天,同班同学捡到了她的两页记录屈辱的日记,案件爆发。就在得知强暴她的男子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的第三天,她却选择了自杀……

等不及写完人生 花季少女喝药自杀

2010年11月12日上午10点,栾川县合峪镇庙湾村竹园沟,王甜甜一身新衣站在自家门口,将穿了近一个月的拖鞋换成了崭新的白旅游鞋,头发也梳得整齐干净。

母亲申秀芹感到很诧异,她已经很久没见过女儿这样打扮了。女儿没说话,又面无表情地回到屋里。

“妈,妈!”15分钟后,女儿大喊。

“咋了妮儿,肚疼了?”申秀芹闻声赶紧跑进去,看到甜甜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额头上渗出豆大汗珠。

“妈,我喝农药了……”

几个小时后,王甜甜经抢救无效死在了合峪镇卫生院,她的生命停止在15岁零4个月。

事后,她的最后一篇日记被家人找到,上面写着:“在我生命停止的时候,在我呼吸停止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原来,人生是那么……”

她的人生是那么什么?她没有写出来。

乖巧女变自虐狂 家长老师都没多想

记者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位于洛阳市栾川县合峪镇庙湾村竹园沟的王甜甜老家。

在盘山公路旁的一条崎岖小道上步行1个小时,才能到达这个大山深处的农家。仅有8户人家的竹园沟里,王家在最高处,面朝山洼。家中有三间砖瓦房,屋内摆设简陋、光线昏暗,一辆旧摩托车是全家最高档的物件。

王甜甜是合峪镇中学的学生,父亲王长水和妻子申秀芹都是普通农民,夫妻俩在庙湾村小学承包了学生餐厅,平时就租住在学校老食堂里。周末,王甜甜会赶30里路,回到这个临时的家与父母团聚。出租屋的邻居,是同镇蛇沟村的38岁男子张燕龙。

在父母眼里,王甜甜是个乖巧的女孩。“俺妮儿原来可乖可懂事,老是安安静静的,见人就腼腆一笑。然而,在2009年暑假过后,她突然变了。”

班主任汤功贺说,王甜甜自进入初二上学期后,上课注意力开始不集中,课余时间经常独处、沉默寡言,不与其他学生交往,平常时有厌世轻生的言语,有一次周日到药店买安眠药未果。这期间,王甜甜用刀子把自己的手臂和膝盖划得伤痕累累,她的小刀被老师收走一把又一把。

“找她谈了不知道多少次,可她就是不说原因,把家长叫来了好多次,她还是一样啥都不说,只是眼里含着泪,她还经常向家长提出辍学的想法,但不讲辍学的原因,经过我们教育后坚持在校学习。”汤老师说。

今年6月份的一天晚上,汤老师又一次叫来了甜甜的家长。丈夫不在家,申秀芹只好请邻居张燕龙骑摩托车送她去学校。到校后,申秀芹发现女儿胳膊上新添了一道自虐刀痕,从手腕一直延伸到上臂,渗出鲜血。

老师要求申秀芹将女儿带回家去“调养”,王甜甜却指着也在场的张燕龙说:“他要是还在那儿住,我就不回去。”

“事后,我才知道她是话里有话的。”申秀芹告诉记者。

丢失日记揭恶行 禽兽落网噩梦仍在

今年7月,一名同学在教室无意中捡到了两页王甜甜的日记。日记上写着:“经常被邻居张燕龙侮辱,因害怕不敢与家长讲,心理承受已达极限,故产生轻生的念头。”同学将日记交给老师,老师通知了甜甜的爸爸。

在家中,父母拿着日记试探着问了甜甜,她才哭着说出从2009年开始,张燕龙多次在租住的房间内强奸自己的事情。事后张燕龙经常威胁她:“敢说出去就打死你。”

“张燕龙的儿子就在镇小学上学,他和妻子在此租房照顾儿子。平日里,关系处得还不错,俺还借给过他钱、帮他干过杂活,没想到他能干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儿,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王长水说,他随即向合峪镇派出所报了案。

张燕龙被警方抓走后,王长水将小学食堂出手,全家搬回竹园沟老家。

随后的几个月里,吐露出压抑已久心中秘密的王甜甜并没有感到轻松。她回到家后几乎不能独处,随时紧靠在父母身边,如果爸妈需要离开家一小会儿,她就马上将屋门反锁,将自己完全封闭起来。

8月30日开学后,王甜甜成了一名要备战中招考试的初三学生。警方找到的甜甜日记里这样写道:“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的心情不知怎么了,变得好复杂。我想,我的事情,不论是在我们村,还是在学校,都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吧!我怕别人在我背后说什么,这样的压力,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我的心好乱啊。”

憎恨、屈辱、绝望 她终被逼上不归路

王甜甜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始了新学期,但迎接她的是老师的冷言冷语,是同学的恶意挖苦,是家长的不理不睬。她的遭遇没人同情,她的屈辱没人理解,甜甜一直在酝酿用极端的方式去逃避。

在接下来的一篇日记里,她这样写:“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同学们说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话。他们说,‘人家现在是三四班的重点保护对象,咱惹不起’、‘班主任对我是特别的’。为什么班主任对我是特别的呢?难道是因为……王甜甜,就你会给咱四班惹麻烦,现在,全校差不多都知道四班有个女生想自杀,你会给咱班抹黑。”

记者在合峪镇中学采访时,提起王甜甜的遭遇,学生几乎无一不晓。又一篇日记中写道:“‘王甜甜,我问你一句话,你别生气。听说你被男人给那个了?’我吃了一惊,她怎么知道的,难道是班主任告诉她的。他怎么可以这样,他答应了我不说的,这个不负责任、没有信用的人……我讨厌他,讨厌他。”

开学两周后,王甜甜请假回家。在9月20日的日记里她写道:“今天是阴天,我的心情也是阴天。想起早上爸爸严厉的目光,我就想哭……早上吃过饭,我对爸爸说,我不想再上学了。妈妈立刻瞪了我一眼。爸爸也投来严厉的目光,你不上也得上,我告诉你,你不上回来干吗?……我觉得父母一点也不理解我,不顾及我的感受……这实在太痛苦了。

9月28日,王甜甜再次来到学校上课。她在日记中又写:“于X对老师说我有几节没学,练习册都没做。老师说:呀,管她干什么。英语课和语文课上,我打盹老师也不管我。那一刻,我觉得心里好难过,反正,这个世上多我一个也不多,少了我一个也不少,就让我慢慢地消失。”

在王甜甜倒数第二篇的日记里,她写道:“人总有一死,只不过,现在提早了点。我希望我死后,爸妈,你们不要为我伤心……”

罪犯获刑第三天

受辱少女竟自杀

11月10日,栾川县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张燕龙有期徒刑6年。得知这个消息后,11月11日晚上,父母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王甜甜。

“那可不多。”甜甜听完后说。

11月12日上午10点,15岁的花季女孩王甜甜换上一身新衣,喝下了半瓶剧毒农药……于是就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甜甜的离去,让申秀芹一个星期没吃下饭,精神出现异常,有时一天哭倒十余次。对于法院的判决,王长水不能接受。11月17日,他们向栾川县人民检察院递交“抗诉申请书”,要求加重对张燕龙的刑事处罚,并要求赔偿抢救医疗费用、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共16万元。11月27日,他们得知,案件第二次开庭可能会在一个月之后。(文中除张燕龙外,其他均为化名)

反思:让抚慰走进孩子心中

从王甜甜生前所在的班级门口往楼下看,一个硕大的屏风立在操场旁,上面写着:“生命高于一切。”但甜甜的死让我们看到,这句话仅仅只是一句口号。

“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意味着什么,不知道生命的可贵,这在农村家庭更为突出。”郑州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咨询中心主任赵红梅说,对孩子进行生命教育已迫在眉睫。“生命不只是自己的”,赵红梅说,家长和老师在教育子女尤其是未成年人时,应特别强调这一点,“生命属于爱你的所有人。”

赵红梅说,自杀及自虐者的主要心理原因是抑郁、消极、自卑,大多来源于外部环境对其的“不被认可感”——“教育孩子珍惜生命可以从让其爱护小动物开始。应该让孩子知晓生命来之不易,让孩子从小学会热爱生活和周围事物。以一种阳光的心态感受到生活是幸福快乐的。这是全社会都应该参与进来的一件事,尤其是家庭和学校。

赵红梅表示,在该事件里,王甜甜首先受到了严重的刺激事件,留下了心理创伤。事件刚发生后的这段时间里,恐惧是最主要的情绪,自责、羞耻感也是普遍存在。这种深埋在心中的痛苦,是随时会爆发的一座地下火山,引起自伤或自杀。这在甜甜身上,有着明显的体现,可家长和老师只是反复地追问孩子封闭和自伤的原因,并没有静下心来走进孩子的内心深处。

“因为农村教育程度的不足,家长往往不会与孩子沟通,这个现实目前无法改变,而农村学校没有针对学生心理辅导的系统,学生碰到危机后缺少求助途径,如何在农村学校建立起一套心理干预机制,这是一个亟待教育部门解决的问题。”赵红梅说。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杜一格 王玮皓)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