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女被姨父强奸生子 每周被迫与其发生关系

2012年10月27日 763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13岁,本该是一个青春无暇的年龄,但对于秀娟来说,这一年被姨夫强暴的经历,犹如一针化学药剂,将她从里到外毁得面目全非。辍学、意外怀孕、被迫生子,用秀娟自己的话说就是:“活不成”。

3岁时,她被姨妈收养,姨父便是自己的养父,共同生活了十多年,养父却将魔爪伸向了她。从2009年开始,秀娟几乎每周被迫与养父发生性关系,这种状态持续了长达3年,今年大年初五还生下一名男婴。

面熟的男婴

“秀娟太不懂事了,一个16岁的姑娘,怎么还这么让人操心?”在发生了女儿离家出走,外出打工继而被接回家等一系列事情后,秦鹏对女儿秀娟满怀埋怨和无奈。

埋怨的,是女儿青春叛逆不懂事,让家人担心;无奈的,是秀娟3岁时,他做主将她送给了妻姐刘桂当养女。从小脱离了自己的管教,秀娟也对他有些疏离。纵然他想教育、说服她,又该如何开口呢?

9月21日,带着复杂思绪,秦鹏走进了刘桂家,打算找姐夫张建生一起商量挽救办法。推开房门,他看见刘桂正抱着一个婴儿,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孩子,但却感觉异常熟悉,“这孩子的眉眼怎么长得这么像秀娟?”

秦鹏未经大脑思考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刘桂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没见着张建生,秦鹏来不及多想,转而回到了家中。

“你这次为什么要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打工?”听见父亲的询问,秀娟没有看他,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反正活不成”。看见女儿如此冷漠的态度,秦鹏有些泄气。不过,虽然长在不同的家庭,但秀娟和大女儿秀月向来交心,他决定“曲线救国”,让秀月和秀娟好好聊聊。

不多久,秀月从房里徐徐走出来,义愤填膺地将一个可怕的真相和盘托出:秀娟此番义无反顾地出走,就是为了逃离张家,3年来她一直被张建生强行霸占,生不如死。而父亲秦鹏在刘桂家里看见的男婴,正是秀娟和张建生的孩子!

遭姨父多次强暴

张建生今年46岁,刘桂小他3岁,两人都是新建县农民,他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跟着刘桂在家里务农,小儿子则外出打工。1999年,在秦鹏的主张下,3岁的秀娟被抱了过去,成了张建生和刘桂的养女。

随着小秀娟慢慢长大,张建生的心态逐渐发生变化。张建生后来和警察说,有一次他睡在楼顶上,秀娟就睡在他的身边,小女孩总是不断在身边撒娇,有了一些身体接触后,张建生邪恶欲念开始萌芽,并开始寻找时机。

2009年,秀娟13岁,刚读初一,3月的一个周末,她正独自在房内看电视。张建生上前开始用手触碰了她的胸部,看见秀娟没有什么反应,便在她身上继续乱摸,此时秀娟开始大力反抗,但渐渐不敌张的蛮力。张建生一把将养女抱到隔壁老房子里,将她强行按在了床上。在狠狠抽了秀娟两个耳光后,他凶相毕露地警告着:“不要出声,不然我还要打你。”就这样,秀娟被养父强暴了。

张建生在完事后还不忘威胁:“你敢说出去,我就去寻死,大家要是知道了,你父母永远不会接受你,两家人都没脸面活下去!”

“我是昏了头,我做了禽兽不如的事。”尽管张建生被捕后痛哭流涕,后悔不已,但在2009年至2012年2月,他强奸秀娟的次数多到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只要家中无人,他便会伺机而动,几乎每周都会强行与她发生性行为。

尽管极度厌恶、痛恨,但想到家人,秀娟还是选择了顺从和沉默。常年屈服姨夫的淫威,她开始害怕自己有一天上课会突然大肚子,害怕同学老师知道了会嘲笑她。因此,尽管初一开学没多久,她依然选择了退学。

16岁的她独守空房待产

2011年3月底,秀娟怀孕了。第一个察觉到异样的是刘桂。

当年7月,刘桂发现秀娟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例假,而且肚子似乎越来越大,满腹疑窦的她带着养女去当地卫生院检查,被确定怀孕3个月。刘桂在第一时间怀疑这就是张建生做的孽。

带着秀娟,刘桂怒火中烧,飞奔回家,质问张建生,张建生很快承认了。当刘桂提出让秀娟流产时,张建生却坚持不肯,秀娟只能遮遮掩掩地勉强度日。

但纸终究包不住火,张建生只好带着秀娟离开人多嘴杂的村子,来到新建县长堎镇他弟弟的一处空房子住着。张建生将钥匙交给秀娟,让她在这里待产,每个月支付一定金额的生活费。

一个人静静生活,秀娟仍旧担惊受怕,她将自己“宅”在屋子里,避免被熟人撞见,一天之中只有在买菜时才会走出家门。一个人平稳的生活,秀娟还是受到了张建生的骚扰,怀孕期间,仍然被强奸2次。

2012年1月27日,大年初五,后半夜里秀娟肚痛发作,张建生得知后开摩托车载着秀娟去医院生产。“哪有这么快生孩子的,应该先去做检查。”听到医生的交代,张建生带着秀娟做完检查,直到翌日下午,秀娟再次被送去医院时,随着一声啼哭,孩子呱呱坠地。

这其中的反复和痛苦,就这样强加在一个16岁的少女身上。

9个月大男婴至今没名字

听到秀月义愤填膺的诉说,秦鹏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16岁的女儿竟然当了妈?自己信任了10多年的姐夫就是这样照顾、养育自己的女儿?

这个家族流了脓的暗疮被真相刺破后,在阳光下散发出阵阵腥臭。

从刘桂口中听说上门来的秦鹏,对孩子长得像秀娟产生了疑问,第二天下午,张建生跑到秦鹏家一探究竟。秦鹏的亲戚恰巧聚在一起,看见张建生进门便对他破口大骂。张建生信誓旦旦地说:“事情已经出了,是我做错了事,就算你们打死我,我也不要你们负责任,我可以写保证书。”秦鹏非常激动,上前想揍他,但被众亲戚拉住了,张建生趁机逃出了秦家。

随后,张建生给秦鹏打了一个电话,“你如果不报案,我可以给你多一点钱。”这一句犹如火上浇油,秦鹏当天便带着女儿前往派出所报案。

4天后,张建生落网。

目前,秀娟回到了秦家,刘桂带着丈夫的私生子共同生活,她唤这个9个月大的男婴为“毛伢子”。亲生母亲不在身边,亲生父亲也已身陷囹圄,这个9个月大的男婴,至今连个名字都没有。(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来源:人民网 2012年10月27日)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