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女孩生日当天被教务主任猥亵 患重度抑郁辍学

2012年10月10日 769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2012年4月24日是小宁(化名)11岁生日,这一天,她在就读的朝阳区垡头小学,被教务主任兼计算机老师苑振山猥亵。鉴定结果显示,小宁的处女膜可见浅表裂痕。小宁因这次不幸患上重度抑郁和中度焦虑,需服药治疗,至今不能上学。

2012年9月18日,涉嫌猥亵儿童罪的苑振山在朝阳法院王四营法庭受审,此案将择期宣判。

现状

女孩重度抑郁辍学

昨天下午,记者在一家茶馆见到小宁和她的母亲李女士。小宁很安静,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玩手机。在李女士的示意下,小宁害羞地跟记者打了个招呼,随后倚靠着妈妈,头深埋在妈妈怀里。见到生人,孩子显得不安、紧张。

“女儿之前很开朗活泼,学习成绩优异。”李女士称,孩子的性格在今年4月24日遭到老师猥亵后发生了改变,现在的小宁已经离开校园近半年,每天躲在家中,常做噩梦,易惊醒。

7月6日,李女士带着小宁到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小宁有重度抑郁、中度焦虑症状。8月31日再次检查时,医生嘱咐李女士,“加强看护,防意外、防自杀,建议住院治疗”。小宁表示,只有在妈妈身边才能感到安全,拒绝入院治疗。自此,李女士放下工作,专职照顾小宁,还特意养了只小狗陪小宁玩儿。小宁家离垡头小学很近,很多老师和同学住在周围,小宁因此拒绝出门,也不肯讲话,李女士全家不得不搬家,租房住。

目前,小宁每天都要吃抗抑郁药物,每两周要到北医六院进行治疗。李女士介绍,小宁现在服用的药物以调整睡眠为主,会导致孩子出现呆滞、嗜睡等副作用。孩子现在还无法上学。

事件

教务主任猥亵女生

今年4月24日下午2点15分,小宁刚刚上完计算机课。教务主任兼计算机老师苑振山让小宁将作业本搬去办公室。小宁进入办公室后,苑振山关上门,随后对小宁进行猥亵,时间持续约5分钟。

李女士称,苑振山将小宁放出来时,曾对小宁说,“不要跟别人提起这件事”。小宁离开办公室后,立即将该情况告知班主任,班主任随即汇报给校长,并通知李女士来学校。

李女士赶到学校,发现女儿的脸色很难看。在校长办公室,当着校长和班主任的面,李女士对小宁说:“妈妈假设是小宁,小宁假设是苑振山,你就演一下当时的情景。”小宁随后在李女士身上重复了当时的情景,“直到此时,校长跟老师才相信这是真的”。当天,李女士并没有见到苑振山。

随后,李女士带小宁回家,“刚上车,她就对我说,妈妈我觉得自己好脏,我不想活了。”

5个月过去了,当李女士再次回忆事发经过时仍然抑制不住愤怒,“要知道,当天是她11岁的生日啊!”

进展

嫌犯招供等待宣判

事发后,李女士要求学校和苑振山道歉,“我们当时要求赔偿35万,但学校一直在拖,说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由于一直见不到苑振山,且学校未进行赔偿,李女士于5月29日报警。5月30日,小宁到垡头派出所委托的司法机构进行身体检查,结果为处女膜可见浅表裂痕。5月31日,苑振山被警方刑事拘留。今年8月,苑振山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提起诉讼。

李女士说,在5月29日报警当天,一直没有露面的垡头小学蒋校长打电话给她,称“什么都能商量”。此后,蒋校长又找到李女士家,想见一下孩子,希望有回旋的余地,李女士拒绝了。“现在事情过了快半年了,先不说赔偿,学校连道歉都没有过,我接受不了。”李女士表示。

李女士向记者提供了部分案件卷宗内容,口供显示,苑振山承认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对小宁进行猥亵,称这样的行为是违法的。

9月18日,北京市朝阳法院王四营法庭不公开审理了此案,法庭将择期宣判。

教委表态

问题已超越德育范畴

昨天下午2点半,记者来到朝阳区垡头小学。门卫表示校长正在校外开会,不知道何时回来。3点半,蒋校长电话告知门卫自己已回到学校,但还有会议要开,不接受采访。记者致电蒋校长,接电话的女士表示自己不是校长,只是代接电话,她表示会议不知何时结束,校长没有时间接受采访,让记者改天再来。

对于学生在校期间发生此类事情,学校和校长是否应该承担责任的问题,朝阳区教委小教科的唐科长表示,此事并不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无法回答。如果教师有师德问题,归教委德育部门管,但这已经不是德育问题,“是严重问题应该由公安局处理”。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梁超)

 

Kratos

保持饥渴的专注,追求最佳的品质

文章评论